您现在的位置是:

于建嵘:基层干部为什么要打击迫害“上访代表

2019-03-14 14:08

  我对底层政治的关注始于对农民维权抗争的研究。10年前,我在湖南农村调查,了解了许多由“减负代表”或“上访代表”引发的农村群体性事件。这些事件让我感到十分的惊讶甚至是震撼。因为,它们与主流媒体和学界所宣称的农村形势相差甚远。已有的学术训练和社会科学研究者的责任促使我开始关注这些事件,并感到下列问题需要回答:这些“减负代表”、“上访代表”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领导农民与基层干部进行抗争?他们是如何组织起来又是如何运作的?基层干部为什么要打击迫害他们?村民们为什么宁愿冒着风险不惜采取集体行动冲击会场营救他们?他们被打击后是否还会继续从事减负上访活动?前面这些问题是有关事实方面的。在了解事实的基础上,我想进一步回答的理论问题是,当代中国出现的这些农民抗争活动的根源、动态过程和结果是什么?有组织的农民争取权利斗争对农村的治理和政治稳定发生了什么影响?它对于中国的民主转型可能有什么影响?为了防止中国农村踏上通向深刻政治危机乃至不可控制的动乱必须进行哪些制度变革?于是,我对这些农民维权代表进行了长达数年的调查。正是这些调查,我提出当代中国农民的“以法抗争”依据的是底层社会的政治逻辑,因此要在政治上重新认识农民。在我看来,底层民众并不是一群愚昧得不能分辨得失的群体,现代社会应该容许有底层政治的存在空间。

  正是这些调查,让我关注到了底层社会的民众参与问题。因为任何制度安排都不可能有效解决大众参与的问题。事实上,“精英与大众之间政治参与的差异是民主的一个主要悖论。从理论、法律上说,政治是对民主政体中所有人开放的。但在实践中,一些人参与得比另一些人更多。由于有着良好教育和经济境况的人更多地参与政治,他们即处于更有利的位置来获取自己的利益”。而且,在许多理论家看来,这种政治参与上的不平等具有相当的合理性,其依据就是底层民众由于低教育水平,对政治容易产生非黑即白,非善即恶的简单判断,并具有极端主义倾向。事实上,就政治的内在特征来说,任何政治,无论是专制政治还是民主政治,无论是精英政治还是底层政治,都是社会利益关系博弈的外在形式。政治精英们的活动,从来不是凭空进行的,他们的政治行为有着基于利益而建构的逻辑。理性算计是精英和底层民众进行政治行动的共同依据。社会底层民众中所表现出来的各种状况,只是表明现在社会事件所代表的利益是否足以让他们采取理性行动。底层政治所具有的这些极端主义倾向,它的意义在于扩张了精英政治选择的范围,但它如果不被政治精英们利用,其自身产生的社会危害应是十分有限的。

  在我看来,城市的环境整洁是需要的,认真执行各种规则也很正当,而让底层民众能活下去则更为重要。特别是在目前没有为农民工等社会群体建立必要的社会保障制度的情况下,我们就没有理由为了追求某些人的高尚舒适的生活、某些城市似画的优美风景,而把这些底层民众自助性的非正规就业视为非法,也不能以有碍市容为由把他们赶出城市。目前各地之所以产生了这些问题,可能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但城市主义和精英主义在主导社会秩序和规则肯定是一个重要方面。可以说,各级政府能否在城市管理、社会公共利益和穷人的基本生存权之间找到最基本的平衡点,不仅是一个执政能力问题,更是一个执政理念问题。

  在制定和实施政策规则时首先要考虑广大底层民众的意愿和需要,从底层民众的处境去理解他们的诉求和行为,多关注底层民众的现实生活。对他们来说,所做的一切,不是有意与体面人的生活环境过意不去,也不是有意破坏政府制定的各种规则,而仅仅是为了生存。但是,对于如何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很多具体问题需要研究和解决。对此,我不妨以城管和小商贩的关系为例对底层社会和政治进行简要的分析和说明。这些在街头讨生活的人,不是失地失业的农民工,就是城市里下岗失业者,或是临时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而且在他们看来,其行为不仅有法规依据而且具有相当的合理性。从制度方面来说,城管队或综合执法队之类的组织,对违反城市容貌、环境卫生、城市园林、城市绿化、风景区、市政设施、爱国卫生、犬类管理、户外广告设置管理规定的行为进行查处,是现代城市管理之需要。这几年,城管和小商贩的恶性暴力冲突事件时有发生,比如前些时间发生在某农业大省的果农手推车被城管暴力踢翻、100斤草莓成“果酱”;假若有能力住宾馆,也就不会呆桥洞了。某沿海特区发生的街道综合执法队与街头小贩“同归于尽”式的冲突,等等。在我看来,当前最主要的就是要树立全新的底层立场。

  《底层立场》(上海三联书店2011年1月版)是我出版的第一本文集。它收集了我最近10年发表的时事评论。这些评论有些是就某一具体事件发表的观点,有些是就某一社会现象发表的看法。在这些评论中,我想表达的一个基本理念是,底层社会不仅是当代中国社会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底层社会有自己的政治逻辑,国家要在政治上重新认识底层社会。

  通过农村淘宝,贵州贫困地区农民将猕猴桃等农产品销售出去,增加了收入。金墉认为,这类做法值得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学习。

  长期以来,政治被视为精英们的事情,因为它从来都是与权力、统治和管理这些公共领域的上层活动联系在一起的,底层无政治——这种精英主义政治观一直在影响着人们对当今世界政治领域的分析和判断,也主宰着政治学的研究取向和研究视角。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正在向这种主流的“政治观”提出挑战。这其中印度的庶民学派所提供的研究成果正在颠覆传统政治学的观点。在以帕萨遀查特杰为主的印度庶民学派看来,以欧美历史经验为主所延伸出来的国家与公民社会分析框架并不足以描绘与解释世界大部分地区的真实状况。现代国家在治理的过程中,发展出了针对不同“人口”群的治理机制,这个治理机制提供了弱势人口在实际的社会关系中创造非主流政治的民主空间。实际上,底层民众的抗争影响着社会的发展和民主的进程。

  实际上,底层政治与现实政策密切相关。我一直认为,对底层社会与政治的研究不仅仅是学理方面的。可是从这些小商贩的角度来看,他们在街头、路面摆摊贩卖,也多为无奈之举。近年来,党和政府逐渐认识到民生问题的重要性,并提出让全体社会成员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目标。假若能开大饭店,就不会在街头摆小店;这些事件的发生固然与某些城管的素质低劣有关,但从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我们制定和实施政策规则时的理念存在一些问题。一般来说,假若他们有能力开大超市,也就不会去练地摊;

  总之,我的底层立场就是,首先,要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个人合法权利神圣不可侵犯。这在于,现代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规则就是每一个公民的法定权利受到充分的保护。其次,要有权威的司法制度,让司法承担起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责任。这需要进行司法改革,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司法权力地方化问题。再次,要有真正的代议制度,民众通过自己的代表来监督政府。最后,还要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在许多人看来,我的这个立场是一种理想。不错,这是我对中国社会发展目标的理想。也正是有了这个理想,我们才有努力的方向。

最新推荐

  • 林允儿经纪人在线回复C

    当林允儿与李易峰合作过MV《请跟我联系》之后,粉丝又将这两人组在一起,经纪人随后直接回复道没有,还有别问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位脾气非常刚的经纪人,决不会让自己艺人有

  • 范丞丞回京獲準姊夫低調

    去年捲入逃税风波后,形象重创,演艺事业陷入停滞状态。早前有报道指她已经卸任自己的影视文化公司法定代表人,未来将会转战幕后,全力辅佐弟弟。据知,冰冰工作室的工作人员

  • 林允儿生日微博晒照甜美

    原标题:林允儿生日微博晒照甜美 一连发出一串蛋糕的表情 5月30日晚,林允儿通过微博晒美照,并称:谢谢你们,很开心的5月30号呀!爱你哟!照片中,林允儿笑容甜美迷人,气质出

站长推荐

  • 少时允儿开通微博 晒“头

    允儿晒出的自拍照中,头戴最近流行的头上长草发夹,清纯可爱又不失俏皮。 p.s 虽然我的官方名字是林润娥,可是对中国粉丝们来说林允儿这个名字更熟悉,所以我就用林允儿这个名

  • 重庆蔡家时时天气预报-上

    不过,在草根舆论几乎一边倒时,媒体解读呈现出多元化的视角。《郑州晚报》有个论称,至少在道德与情感层面,都是一种亲情的担当;云南新闻网有毛开云写道,在以人为本、生命

  • 重庆时时拜开奖结果-范丞

    当时什么样的机缘情况下接到《知否》这个角色的,你是怎么理解贺弘...关晓彤、杨紫同台,有种莫名的CP感返回列表 范丞丞结束国外拍摄行程回国,获李晨与妈妈接机娱乐广播网 李晨